新闻资讯

市場擔憂逆勢“強美元”或將加劇金融市場風險

自新冠肺炎疫情引發全球金融市場動蕩以來,股票、原油市場均遭重創,甚至傳統避險資產黃金價格也出現下跌。在全球多數資產遭遇“無差別拋售”狂潮之際,唯獨美元近期在美聯儲連續降息、出台一系列量化寬松政策之際逆勢走強。市場擔憂,美元持續走強或將加劇全球金融市場動蕩。

美聯儲自3月初開始采取大幅降息、量化寬松等措施向市場注入流動性,以應對疫情沖擊。但美元匯率卻不降反升︰3月18日,衡量美元對六種主要貨幣匯率的美元指數突破100整數關口,不久又攻下101,站上3年來高點。19日,美元指數繼續上揚,站到102之上。

分析人士認為,近日金融市場巨震造成去杠桿加速、投資者極度避險情緒引發美元需求大增是近期美元走強的主因。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美國貨幣政策持續寬松,在成就美股11年牛市的同時,也顯著推高了市場的杠桿率。近日美股連續出現暴跌行情,本月已多次觸發熔斷機制,引發市場恐慌。為避免保證金不足導致的爆倉風險,及應對基金投資者大量贖回,機構投資者通過拋售資產換取美元來追加保證金或支付給基金投資者。此舉引發美元需求快速增加,從而推動美元匯率上漲。從近期美元指數走勢不難看出,美元指數正是從3月9日美股觸發熔斷機制後開始進入上升通道。

此外,市場對世界經濟陷入衰退的擔憂加劇,極度避險情緒疊加通縮預期上升,導致“現金為王”成為投資者主流心態。最具流動性的通貨美元成為最有吸引力的避險資產,黃金、美國國債等流動性相對弱的傳統避險資產反遭拋售。

美國布利克利咨詢集團首席投資官彼得?布克瓦爾對《華爾街日報》表示,拋售美國國債意味著市場心態已經崩潰。“既然他們都開始避開美國國債,那就表示,真的沒有什麼是安全的了,除了現金。”

美銀證券近日針對全球基金經理的一份調查結果顯示,截至3月16日,全球基金經理平均現金持有比例由2月的4.1%上升至5.1%,接近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5.5%的水平。

同時,歐元、英鎊等主要貨幣貶值產生的“蹺蹺板效應”也推動美元指數升高。美元指數用來衡量美元對歐元、英鎊、加元、日元、瑞典克朗、瑞士法郎等主要貨幣的匯率水平。其中,歐元權重最大,超過50%。歐洲當前成為疫情“震中”,經濟受到顯著沖擊,導致市場看空並拋售歐元、英鎊等歐洲地區貨幣。隨著歐元等貨幣貶值,美元指數相應上漲。

分析人士認為,美元持續走強可能進一步引發連鎖負面反應,繼股市、油市之後,市場擔憂外匯市場將成為新的風暴中心。

3月19日,新西蘭元對美元匯率一度跌破1比0.55關口,創2009年3月以來新低;澳元對美元一度跌至1比0.5511,創2002年10月以來新低;英鎊對美元一度跌破1比1.15,創1985年3月以來新低。新興市場貨幣方面,俄羅斯盧布、印度盧比、南非蘭特、墨西哥比索紛紛刷新紀錄低點。瑞士法郎、日元也跌至幾周來低點。非美貨幣遭遇系統性“打擊”。

歷史經驗表明,強勢美元周期在多數情況下會加大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風險。美元升值一方面讓以美元計價的大宗商品價格波動加劇,另一方面也會讓新興市場經濟體償還美元債務的成本變高,債務壓力增大,特別是那些外債高企、經濟結構單一、外儲短缺和通脹水平高的經濟體。

在美元升值和疫情蔓延的雙重打擊下,很多新興市場和低收入國家面臨嚴峻挑戰,其國內經濟活動將受到嚴重沖擊。

近期美聯儲連續大幅降息至零利率,並出台了一系列量化寬松政策,總規模甚至超過金融危機時期,但緣何美元匯率仍然維持強勢?

專家指出,美聯儲采取的降息、回購、量化寬松等措施主要針對公開市場一級交易商、銀行業金融機構等。事實上目前銀行並不缺流動性,但在疫情造成經濟疲軟、企業信用風險攀升的背景下,銀行不願意承擔風險去放貸,因為賺取的利差可能遠遠不夠覆蓋企業壞賬或對手方違約的損失。

有分析認為,美元流動性緊張反映了流動性錯配的問題。目前,美元需求方主要是股票市場和非金融企業,但美元供給卻集中在一級交易商、商業銀行和金融企業,加上美國現有法律的限制,股票市場並不能從銀行等機構獲得充足的資金,這就造成了美國銀行間市場流動性充裕但股票市場流動性不足的現象。

為支撐美國經濟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沖擊,支持市場平穩運行,美聯儲日前又推出“無上限”量化寬松政策。受此影響,美元指數漲勢暫時受挫。不過,如果疫情繼續惡化,金融市場繼續動蕩,美聯儲罕見的“大放水”能否從根本上解決市場美元流動性緊張從而遏制美元漲勢仍有待觀察。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柏溪镇桂园路 电话:86-028-88786380 传真:86-028-88786382

成都竹溪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27639号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