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从疫情期间的家庭健身看学校体育的短板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临近开学,教育部门提出“停课不停学”的口号,于是各个学校广泛地开展起了包括体育课在内的网上教学(尽管有叫停的声音),也出现了体育老师直播示范体育锻炼、学生躺在被窝里看直播的现象。在我国的体育教育仍然处在一个并没有达到它应有地位的时期里,偶然出现了一个开展全民健身的自发需要,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好的提升体育教育意识水平的契机,但我们的学生仍有不买账的。这是为什么?这就不得不让我们去思考我们的学校体育出了什么问题,以后的学校体育要不要补足这些短板呢?如何补呢?笔者提点不成熟的看法,请大家指正。

在全民健身的体育领域工作久了的人都有一个共识,要想体育锻炼有效果,意识、习惯、知识与技能、毅力、条件、气氛都是不可或缺的因素。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家庭健身条件受限(但也不是无条件),家庭健身的效果好坏取决于其他要素的综合效应。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尽管家庭健身很普遍,但是仍然有这几种情况出现:

(1)少意识,表现为:根本没想过身体锻炼,吃了睡,睡醒了玩手机,玩累了继续睡,还振振有词:响应国家号召,不出门。

(2)少知识与技能,表现为:想锻炼,但不知如何锻炼,平时打球、跑步都不行了,室内游戏与健身操,没学过;学习网上的,嫌麻烦。只能自编一些张牙舞爪的随意活动。

(3)少坚持,表现为:偶尔锻炼,因为没有习惯,也没有新鲜内容刺激,一两次之后,又回归到该坐就座、该睡就睡的状况;

(4)少气氛,表现为:家庭成员中有人坚持搞锻炼,但其他人由于各种原因不参与,看热闹。体育锻炼很看重群体性,失去群体,这种锻炼也很难持久。

为什么会这样?就得问问我们的学校体育了。学校体育改革一直在进行,“增强体质”“增进健康”的核心目标一直没变。“享受乐趣、增强体质、锤炼意志、健全人格”的新时代学校体育目标让我们的学校体育改革翻开新的一页,在改革过程中,笔者认为,学校体育仍然有短板,这次疫情中的家庭体育给我们提了个醒,学校体育改革发展要注意这些方面。

学校体育固然强调学生在学校中的体育表现,但是,关于学校体育效果的一个最重要表现是学生离开学校,仍然爱动、会动、能动。从这样的效果目标出发,发现很多学生接受的学校体育只是在校体育,离开学校就无意识、无能力,为什么呢?这就是终生体育能力培养的缺失,不管学生有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学校体育需要把体育从外部要求转化为内在需要(学生无意识),或把内在需要与外部要求相一致(学生有意识),从“要我练”到“我要练”“我能练”。不客气地讲,在我们的学校体育基础并不好(学前的幼儿体育并不普及)的情况下,“要我练”还是大多数学校正在进行的努力,“我要练”的努力效果也极大地局限于在校,离开学校的体育干什么、怎么干?教师课堂上教的东西多少能够用于日常自己练?学生和教师很多都还茫然。说白一点,从进校开始的整个学校体育过程,让学生自由玩转变到自己能运动,我们的学校体育还差得很远。

笔者认为,个人体育能力的培养,首先重在意识的自觉,当然,更好的是,兴趣在意识之前,辅以习惯,但是现实是:对某件事的意识确立往往并不基于兴趣。毋庸讳言,体育已是现代社会生活的刚需,没有兴趣已经不能再是体育意识缺乏的理由了(幼儿体育的推广可以改变这一窘境),我们有太多的缺乏体育兴趣的人在学校体育过程中需要树立体育意识,以自觉的意识以适应现代生活的需要,怎么办?这种缺少兴趣的体育意识培养需要强化责任感,强化体育能力是为自己、为国家做贡献的基本素养,同时辅以习惯养成,通过习惯把责任感转化为体育动机,如同清华大学“为祖国健康工作 50 年”的体育体系一样,深入人心。就现状而言,学校体育的体育意识培养优于体育兴趣的迎合,强化开齐开足体育课,体育上升为主科,不及格的代价等同于其他学科等这些,大多数学校体育还在等待和观望中。

有人说,我们不是没有注意到学校体育要关注学生兴趣,要激发学生的参与意识和培养参与能力,为了这个目标,我们的学校体育特别强调集体参与,又特别重视竞技性运动。诚然,参与集体竞技性体育确实可以实现很多育人价值。但是,我们往往又忽视了一点,离开学校,学生的体育很大程度都属于个人体育,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家庭健身情况就很好地表现出个人体育教育的缺失,学校体育的课是集体的、活动是集体的,内容也是集体性,几乎所有形式都是集体性质的,还带有竞技性,不知不觉中忽略了个人锻炼的内容,健身操、瑜伽、气功、体能训练等内容少了!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就表现出来了,多数人不会,跟着网上学或许能补充一二,但肯定是杯水车薪。如果能把学校体育目标向校外、向个人拓展一点,个人体育能力也应该是学校体育培养和考评的一个方面。

学校体育往往以达标率、竞赛成绩为评价依据,个人也经常用运动能力好坏来进行自我体育评价,这种评价的坏处在于易于让学校陷入锦标主义的泥潭、让个人踟蹰于羞于出手的尴尬,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很多人表示:我跳操跳不好、我俯卧撑做不了几个,所以我动不了。学校体育参与性不强的短板就显现出来了。享受体育乐趣首在参与其中,并乐在其中,以成绩和能力优劣的评价体系阻碍了大多数人参与其中的乐趣享受,改变体育的评价方式,让积极参与并乐在其中的因素得以放大,亟须在实践中得以强化。

这些年,随着学校体育改革的深入,体育布置家庭作业也在一些学校开展起来了。这一举措,实际上起到了撬动家庭体育的杠杆作用。从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家庭健身而言,全家参与成为大家的愿望但又那么点不自然,家庭体育缺乏组织者、组织者缺乏体育能力比比皆是。试想,如果我们的学校体育平日都有家庭作业的话,这种组织与能力上的尴尬一定会有所缓解。家庭体育在这次疫情后,一定会得到一个全新的认识,家庭体育如何实行,学校体育责无旁贷。笔者观察美国和日本,休闲时期的体育多以家庭体育为主,相较之下,我们国家在意识、内容与能力方面都相差甚远,现在有一个很时髦的名字——“亲子运动”,已经开始搭起学校体育与家庭体育的桥梁了,但愿这个短板能够早日补齐。

笔者有个经验性的认识,意识 +态度 + 知识和技能 = 想做一件事;想做一件事 + 能力 + 条件 = 完成一件事;完成一件事 + 精神 = 做好一件事;做好一件事 + 习惯 = 经常做成事;经常做成事 + 机遇 = 成功人士。从学校体育为终生体育服务的角度考虑,要想让学生离开学校仍然能够自觉完成个人体育的使命(体育方面的成功人士),学校体育要在体育意识、体育态度、体育知识与技能、体育能力、体育精神、体育习惯上下功夫,对学生体育核心素养(运动技能、健康行为、体育品德)的解释也要偏重这几个方面的内容。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柏溪镇桂园路 电话:86-028-88786380 传真:86-028-88786382

成都竹溪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27639号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