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中天金融“换帅”:拼血本搞保险却骑虎难下,地产独木难支

给出的理由是,吴道永长期专注于中天金融生产经营相关行业领域,熟悉经营管理情况,有丰富的财务管理经验、投融资工作经验和重大项目管理运营经验等。

另据悉,吴道永在去年6月中旬之前曾担任过中天金融第七届董事会董事兼执行副总裁,曾为时任中天金融执行总裁张智的属下。

张智,曾是中天金融老板罗玉平最得力的干将。基于此,一直深得罗老板信任,长期执掌中天金融执行总裁,关于中天金融的诸多转型变革大戏,均由其在落实推进。

然而,今年4月初,中天金融公告张智因个人身体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会董事、董事会战略和发展委员会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执行总裁等职务。辞职后,张智不再担任公司及控股子公司任何职务。

按理说,张智作为中天金融董事兼执行总裁,原定任期截止日为2022年6月18日,不到期即辞任,外界猜测与当前中天金融陷入停滞困境的“蛇吞象”重大金融收购案有关。

关于“蛇吞象”,有兴趣的读者可参阅《华夏保险“停薪留职”,净现金流出百亿,贵州首富后悔蛇吞象?》一文。

回到开头,吴道永履新中天金融执行总裁前,现任职务是中天国富证券副董事长,该券商是中天金融的控股子公司,前身为海际证券,为中天金融溢价641%、总斥资30亿元竞得控股权。

我们先看一下中天金融2019年年报,这是一份颇有意思的财报数据。去年,中天金融实现营业收入125.77亿元,同比下跌11.02%,实现归母净利11.08亿元,同比下跌24.41%,扣非后归母净利约9.8亿元,却同比暴涨近260%。

尤其是扣非后归母净利暴涨,我们可以从非经常性损益明细看出端倪。最核心的一项,来自非流动资产处置,去年损益净额-160万元,2018年该科目损益逾14亿元,最终造成去年非经常损益约1.29亿元,2018年却近12亿元。

去年,中天金融经营性净现金流106亿元,相较于2018年-4.43亿元,同比暴涨约2491%,这是否足以说明该企业经营现金流确实很牛?

不过,2020年一季报数据将中天金融彻底打回原形,各项核心指标均出现更大幅度的下跌趋势。

如果再详细研究,就会发现中天金融财报背后的更多秘密。比如,去年中天金融实现金融类营业收入88.6亿元,同比提升118.66%。

其中,中融人寿去年实现规模保费159.81亿元,同比增长123.4%,创三年来历史新高;实现净利润1.05亿元,同比增长714.7%,而中天国富证券归结到收入、利润等业绩上,却无任何表述。

从中天金融营业收入构成看,金融业务板块上述提及的88.6亿元收入却没体现出来,而更多来自房地产开发与销售物管、教育、酒店、会展等。

2019年初,中天金融重新收回原本已出售的中天城投集团100%股权,不然中天金融将陷入金融收购受阻而“无主业”的险境。

据克而瑞数据监测,中天金融旗下中天城投去年实现全口径销售额219.9亿元,排名第109位,相比2018年307.4亿元、排名第78位已明显下滑。

从参控股子公司分析一栏,我们研究发现,中融人寿去年实现营收55.23亿元,净利6690.2万元,中天国富证券实现营收7.6亿元,净利约1.73亿元。这跟当初耗费巨资摘得仍相差很大。

从中天金融2019年报第226页-227页披露,中天金融直接持有中天国富证券94.92%的股权,属于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而间接持有中融人寿36.36%的股权,也属于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

截至去年末,中天金融账上货币资金为48.52亿元,与2018年末基本持平,短期负债14.78亿元,比2018年末减少10亿元,一年内到期有息负债119亿元,同比增加近26亿元。

截至今年1季报末,中天金融货币资金下降至32.66亿元,短期借款基本未变,一年内有息负债增加到130.4亿元,短期资金链压力依旧非常大。

更为关键的是,中天金融斥巨资收购华夏保险,已交纳定金70亿元,但时隔2年,一直无任何新进展。对其而言,继续拖下去的损失将不可估量。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柏溪镇桂园路 电话:86-028-88786380 传真:86-028-88786382

成都竹溪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27639号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