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慢煮生活》:上了生活的贼船,就要做一个快乐的海盗!

“你很辛苦,很累了,那么坐下来歇一会儿,喝一杯不凉不烫的清茶,读一点我的作品。” ——汪曾祺

汪曾祺,此前对他的了解并不是特别深,只知道他是高邮咸鸭蛋的代表者,此外,听到更多有关他的谈论是“美食家”,说他各种能吃,各种会吃,各种会做吃的。于是乎,记忆里的汪老,又多了一个身份,美食家。

《慢煮生活》,书名和生活相关,想必和吃的定有联系,于是,我带着好奇走进了这本书,有些期待总是在你领略过他的美以后才绽放出光彩,没错,看完《慢煮生活》就是这样的感受。

这本书收集了很多汪老的经典作品,其中有熟悉的《人间草木》、《葡萄月令》、《故乡的食物》等等,还新增了一些非常罕见的篇目,据说是汪老的珍藏作品。总之,看完了是一种享受,视觉的美、听觉的乐、嗅觉的香、让你无时不刻都在心动。

花花草草都是生活中司空见惯的植物,心情好的时候,驻足停留闻闻花香,心情糟糕的时候,谁还愿意去搭理这些有的没的。可是,在汪老的笔下,这些花草,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都是可爱的。

冬天的树,秋天的花,还有草木虫鱼鸟兽,一切都欣然开着、笑着、闹着,兀自美丽。多得不说,我这就带你你去汪老的花园看看:

有香气渗人的栀子花、甜俗的白兰花、幽静的珠兰、短命的牵牛花,还有可怜的秋葵、凤仙花、狗尾巴草、马齿菜、苍耳、巴根草、臭芝麻、车前子、苍耳等等。

对了,说苍耳的样子很有趣,可那真的算得上是童年时期的阴影,只要你触碰到它,就像癞皮狗一样黏在你的衣服上,得一粒一粒小心摘去,抖都抖不掉,讨厌死了,也不知道当初多少孩子因它挨了大人的揍,如今回忆起来,还挺有意思的。

其实,生活中的一切事物,自有它美丽的一面。只是快节奏的生活让我们失去了对生活的向往和激情。你的生活并不孤独,周围还有很多可爱的事物,慢一点,他们在等着你欣赏。

“一个人的口味要宽一点、 杂一点,“南甜北成东辣西酸”, 都去尝尝。对食物如此,对文化也应该这样”

随着年龄的增长,小时候吃到的美食,逐渐都消失了,不过在汪老的笔下,你又重温了那些年我们馋的咽口水的美食又回来了,那种感觉很奇妙,让你有一种错觉:小时侯吃的东西都是最好吃的。

北京的豆汁儿,高邮的咸蛋,江阴的河豚,湖南的腊肉,勾起馋虫无数,单是看汪老的描述,就觉得要紧好吃。别急,还有呢,淮安的狮子头、辽宁的酸菜白肉火锅、四川的夹沙肉、绍兴的梅干菜烧肉、苏州的乳腐肉、镇江的肴蹄等等,光是看着,就都忍不住咽口水了。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错了,还有呢,家常酒菜还没分享呢,咸菜茨菇汤、拌菠菜、拌萝卜丝、干丝、炒苞谷、松花蛋拌豆腐、芝麻酱拌腰片、拌里脊片、煮毛豆、盐水鸭、水晶肘子,还有汪老自创的塞馅回锅油条等等。

不过话说回来,这年头有些东西自己可以不吃,但不要反对旁人吃。不要总是一副自己不吃的东西,谁吃,就是岂有此理。

汪老的生活如鱼得水,很是幸福。哪哪都去过,啥啥都吃过,看过的东西皆有情,走过的地方皆有爱,这样的生活,甚是羡慕不已。

可你以为汪老的生活真的就这么一帆风顺吗?不是的,在喧嚣热闹的世界里、警报不断的轰炸里、下牛棚劳动改造的辛酸里、砌猪圈、刨冻粪、背粮食……这些痛苦和无奈,汪老并没有用太多的笔墨去诉说。

相反,用乐观积极的态度带我们去赏花花草草、去听虫鸣鸟叫、去吃各种美食、去看大山江河。生活,很好玩,是因为汪老有一颗纯朴的心,和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

看看汪老的朋友,沈从文、金岳霖、还有楼里的大妈们、闹市里的闲民们等等,这群人他们把生活里的痛苦,像喝水一样咽在肚子里,在最艰难的时候还能像太阳一样对着世界微笑。如此温暖,像糖一样温柔。

其实,人活着,就该有点乐趣,无论是遛鸟喝茶静坐,还是打牌写字读书,都该像汪老笔下的栀子花一样: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管得着吗?

生活是过得,不是给别人看的,怎么幸福怎么过,在乎他人的脸色,怨天尤人、消沉沮丧、这辈子也就只能这样了。

说得现实点,看看那些逆势而上咸鱼翻身的人吧,他们其实都特别善于把命运踢过来的冷板凳坐热,然后笑着直面惨淡的人生。

你一定很辛苦,很累了,那么坐下来歇一会儿,喝一杯不凉不烫的清茶,让我陪你读一点汪老的作品吧!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柏溪镇桂园路 电话:86-028-88786380 传真:86-028-88786382

成都竹溪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27639号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