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花木兰生活在军营中,为什么没人发现她是女性?难道她不上厕所?

但是,在男尊女卑、三妻四妾的封建社会中,女子地位卑微、身份低下,众人提倡“女子无才便是德”,需要遵守三纲五常、安分守己,这样的女子才是男子青睐的对象。

毫无争议的是,无论是玉树临风的谦谦君子还是目不识丁的平民,都好追求“贤良淑德的窈窕淑女”,至于那些舞刀弄枪、性格直接的女子,大多都会被持有偏见,世俗给她们的偏见是“不守妇道、毫无感情”。

悲哀的是,在大男子主义的背景下,男子可以浴血奋战、施展才华、征战沙场,女子必须要守在家中、相夫教子、奉献自己。这种不对等的关系极大束缚了女子的思想、行动力,衍生出来就是的“裹小脚、浸猪笼”等几近病态的习俗。

这让很多本可以大展宏图的女子在历史的漩涡中被淹没。随着时代的进步、思想的开化,充满智慧的古人开始正视女子的价值,以故事传达男女平等的期许。

花木兰就是一个这样的存在,但是,女子从军终归是不太方便的,那她跻身在全是男子的军营里,难道没人发现吗?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

为了表达自己的憧憬之意,古人用他们的智慧创造出了很多经典不衰的巾帼英雄事迹,比如今天所说的“木兰替父征”,花木兰替父从军故事流传千年,它在历史长河中始中别具一格、散发魅力。

随着我国影视行业的发展,木兰故事不仅只在民间口耳相传,它还被拍成影视剧搬上了大银幕,多种宣传下,木兰事迹几乎妇孺皆知,很多人在为木兰的巾帼气概、骁勇善战拍手喝彩时,却也会发出疑问:花木兰在军营许久,难道没有人看出来她是女的吗?

要知道男女有别,木兰即使伪装再严密也会有一定破绽露出,军队之人的观察力不同寻常,为何人们没有发现木兰的异常?是木兰身体有恙还是军队之风不正?

通过参考相关史料,我们发现古代女子大多弱不禁风、身体羸弱,而花木兰却一反常态,她自幼体格健壮,加上是游牧民族的后代,非常擅长骑射,再加上出众的身体优势,以及家人的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花木兰小时候乃是“女魔头”一般的存在,大脚大手长胳膊,少年时能把男生打得哇哇直哭,可见其不同一般人的力量。

可是,花木兰的父亲较为开明,非常赏识女儿的活泼个性,索性将其当做男孩子养,木兰在父亲的放养式管理下,一身正义、满腔豪气。

对于世间不平之事,花木兰总是出手相助,女子打架在当时乃是大逆不道之举,但她德高望重的父亲相当“护犊”,为花木兰创造了一个“打遍村子无敌手”的锻炼环境。

在不断的实践中,花木兰从起初的侠女逐渐成为一招一式的战士,自带的“男人气概”加上过人的武艺,谁敢说木兰是女子那就是真爱无疑。

物质匮乏的年代,军队士兵大多身高相差无几,一米六几是普遍身高,木兰即使身高偏矮,但是却很魁梧,因此,也不会引人注目,光是战争下的灰头土脸就令人难分身份,更不用说性别。

魁梧身材给木兰很好的身份隐藏,她所从事的部队工作直接让她几乎没有暴露自我性别的机会。从木兰辞中我们可以看出,花木兰起初并非亲临一线的战士,而是作为获取情报的通讯兵。

为了掩人耳目,花木兰总是孑然一身、昼伏夜出、独来独往,很少和其他士兵同吃同住,更不用说同上厕所。

而且,在皇权至上、阶级森严的封建时期,从军乃是不可忤逆的圣旨,木兰替父从军一旦被人揭穿,就是欺君罔上的大罪,不仅她个人要被砍头,还要被连坐,即使对朝廷心有不满,众人也不敢忤逆圣上,这是一个时代背景下的“潜规则”。

所以在征兵时,很多人都不敢冒着生命危险弄虚作假,其他人压根儿不会想到木兰会以身试法,正是这个大胆的“赌一赌”,成就了木兰未来的人生。

并且,当时战火四起、战乱频繁,百姓在战争中民不聊生,适逢乱世,朝廷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完善兵员体制,抓壮丁之人大多是应付了事,即使有人前去冒充,也不会有人细细盘查,这靠的就是自觉性。

一旦被查出当兵之人并非本人,其所在部队官员也要接受惩罚,为了避免引火烧身,一些官员乃是睁只眼闭只眼,木兰就是在这样的巧合中躲过一劫。

无论是皇权约束、还是军队体制,花木兰很少能够引起别人的警戒,瞬息万变的战况令人自顾不暇,谁还去管一个通讯兵的安危。

况且,没有固定的厕所点,古人的方便则是寻找无人之处独自解决,更不会有男女厕所之分,木兰上厕所可以自行选择,只要不和战友一起上厕所,她暴露的可能几乎为零。

而且,花木兰自知自己身份特殊,一直以来总是谨言慎行,她以较快的速度在军队步步高升,即使有人怀疑她性别时,在她战功赫赫的情况下,旁人也不敢多言,这就是实的魅力,用实力说话,谁敢不服?

这也是花木兰在凯旋而归时,皇帝知道她真实身份后不但没有怪罪反而嘉奖她的主要原因。

很多人说:花木兰没有被发现身份乃是侥幸,如果当时有规范的男女厕所、有正规的体检,花木兰想必早就暴露了身份,能够从军获升,说明花木兰是有足够的军事实力。

也有人说:如果生活在现代,花木兰一定是名气较大的英雄楷模,是众多女子兵的榜样标杆,花木兰后期的事业有成得益于她不畏艰险、视死如归的民族精神。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柏溪镇桂园路 电话:86-028-88786380 传真:86-028-88786382

成都竹溪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27639号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