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新年读书感悟,苏东坡的潇洒人生,徐渭的嗜酒疏狂,人生路在何方

读书是我的最爱,工作之余稍有时间,我都喜欢抱一本书独上几页。读书可以让人心神安静,也能借机与古人交谈。他们的悲欢遭遇,总能给我很大的启发。

我最喜欢读古文和古诗词,其中的美,让人欲罢不能。我常以为,古人和古诗词是文字艺术最高的文学形式,其精美处用尽巧思,其深刻处更是烙上了人生的感悟。

刚上厕所时候翻看苏轼的《刑赏忠厚之至论》,这是坡仙老年轻时候考试的命题作文,欧阳修主考,读到文中“皋陶曰“杀之”三,尧曰“宥之”三”不明出处,问东坡此典出处,东坡笑曰“想当然耳。”何其潇洒!

唐朝祖咏写应制诗,规定写六句,祖咏挥毫“终南阴林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罢笔而止,监考问何故,祖咏说“意尽”。何其狂傲!

我想文人的气质和风骨也就在此吧。管得了我的身,还管得了我的嘴?管得了我的嘴,还管得了我的大脑?

以前不喜欢苏东坡,觉得登高望远一吐胸臆是文人平常事。我最喜欢的是辛弃疾,词风刚猛无俦,偏偏百炼钢又可化绕指柔,一生屈居下僚而报国之心老而弥坚。

读史书知道,王安石变法,苏东坡反对说祖宗之法不可变遂被边缘化;司马光斗倒王安石上台执政尽废新法,苏东坡又反对说不可尽废又被新贵猜忌,不但政治上毫无建树,连做人都如此拖泥带水两面三刀,也只好在诗文中故作旷达了。

但是读东坡的文章越多,越发觉此人真已是悟透人生,世俗褒贬不足以夺其志,宦海浮沉不足以移其情,飘飘然如白鹤行天,是非善恶都看作过眼云烟;巍巍乎若泰山鼎立,时光流转只有真性情纵横飞扬。

读《徐文长传》,不禁为此公一哭。此人才华横溢,自视甚高,但命数刁难一生大起大落终是困苦潦倒。但徐文长胸中不知淤积多少悲苦,老年时候杀其继室(第二任老婆),还用锥子自刺其耳愈发癫狂。

最欣赏他“当时所谓骚坛盟主者,文长皆怒而斥之”的豪气。但是徐文长终其一生也不过是寂寂无名,后人读到其诗文才会惊诧不已罢了。人的追求真的很难言说,所谓文章憎命达,但是谁会为求文章公正而故意逆天行事呢?都说“时也命也运也”,我想不过是沧桑过的一种自我安慰吧。

徐渭是明朝大家,诗词书画都到了高妙之境,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又有很高的军事才能,好谋奇计策,对明朝嘉靖年间的抗倭,贡献了最大的力量。但是他一生的命运却充满坎坷,他的际遇让人感伤,也让人不禁沉思:面对人生的磨难,应该怎么办呢?

徐渭选择了“佯狂”,他与贩夫走卒为伍,每日以酒浇愁,最后甚至自残,以至于自暴自弃。或许他在与命运对抗,焉知不是屈服了命运呢?最后他潦倒中生,在寂寞中死去,最终也没寻到人生的彼岸。但是他的一生足够精彩,这是对是错呢?

最近看《红楼梦》,那些考证曹雪芹文章真正意图的人在只言片语之间,在各种版本之间猜测作者的真意,对此真可发一哂。若问我文章好不好,我绝对说好;若问好在哪里,我只能说不知道。

好文章就是感觉好,字词句段都好,至于为什么好,老子就是觉得好,谁知道为什么。所谓好文章大致都是一样的,不好的文章则各有各的不好。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若是纠结猜测作者的意图,那真是落入下乘了。

所以我一直不喜欢”考据派“,对于微言大义,字后面隐藏十三种解读的《红楼梦》之流我一向避而远之。反倒直来直去,满篇”直娘贼“”贼厮鸟“的《水浒传》是我的最爱。

我曾想过写小说,但是总觉得编故事没有意义,但也常为别人的故事牵肠挂肚,但是我只是看客。我做不来演员,也做不来导演。

我一直觉得只有60岁之后才能写成真正的小说,那时候已看破世情也已悟彻洞天,再回头看一看熙攘的红尘不是更有一番况味么?曹雪芹”批阅十载,增删五次“才有一部让后人百般解说的《红楼梦》,现代人又有几个有这份心力、才气和意志呢?不过是名缰利锁困住了一个个不安分的心罢了。

据说人的心理年龄是分段的,青少年时候都是飞扬跳脱充满幻想,像一个浪漫主义诗人,但是随着年龄增长会变得心无旁骛理性沉稳,像一个理学大师。

我再写不出年轻时候的诗文,那种潇洒纵横的感觉,似乎随着时间远去了。我为此苦恼,就努力读书,努力寻找当初的感觉。忽然一天,不禁哑然失笑:年轻固然浪漫美好,但是经过岁月沉淀的安静又如何不美好呢?

写书的人都是寂寞的人,都不愿意放弃当初的幻梦。每个喜爱文字的人,或许都是爱做梦的人吧。在梦中,人可以重回年轻,也可以弥补现实中的缺憾。有人说:人一出生就带着遥远的乡愁,用尽全部时间和精力都在寻找故乡。

寒假在家翻看贾平凹的《高老庄》,不禁叹服他文字功底的深厚和对人情世故的洞察,只可惜就像他评价张爱玲那样”孔雀开屏最美丽的时候也暴露了屁股 “,他的屁股也被人看得一清二楚,光屁股裸奔还以为别人看不见的滋味应该不好受吧。

所以,批评别人的同时,其实自己常常了犯了同样的错误。人总是善于观察别人,却不能审视自己。我想:自省,才是人不断前行的动力。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柏溪镇桂园路 电话:86-028-88786380 传真:86-028-88786382

成都竹溪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27639号 XML地图